一场家庭纠纷引发两国内战:卡洛斯王子的悲剧人生

  • By
  • 2021年4月14日
  • 0 Comments

今天要说的是一段充满着戏剧色彩、剧情一波三折的真实历史,它也出现在了塞维利亚的西班牙广场上代表(Lérida / Lleida)省的瓷砖画上。我们看到的这一幕是一出堪称狗血的家庭闹剧:位于画面中央的这位父亲,刚刚从告密者以及他的第二任妻子口中听说他和前妻所生的儿子正在策划谋反,为此他火冒三丈,下令立即把这个不孝子关起来!而这个倒霉的儿子则跪倒在他面前,张开双臂大声喊冤!

画面中的这位父亲名叫胡安(Juan),第一次结婚的时候他22岁,新娘布兰卡(Blanca)却是一个比他大了13岁的寡妇。尽管也许两人的确彼此吸引,但是布兰卡的身份也不得不提:她当时是纳瓦拉王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就是未来的女王,而胡安此时还只是一个王子,名下仅有几块小领地。胡安的哥哥阿方索(Alfonso V el Magnánimo)不久前刚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阿拉贡的王位,以阿方索健康的身体,不出意外的话,还能在王位上继续坐上几十年;而且只要他去世的时候还有合法的继承人,阿拉贡的王位也就可以说与胡安无缘了。胡安来自卡斯蒂利亚的特拉斯塔马拉(Trastámara)家族,他生在卡斯蒂利亚,身上流淌着卡斯蒂利亚王室的血液,不过再想得到那边的领土也并非易事。这么一对比,借助妻子之利登上纳瓦拉的王位,倒似乎更指日可待。

婚后第二年,也就是1421年的5月29日,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卡洛斯(Carlos)出生。次年卡洛斯便被宣布成为纳瓦拉的王位继承人,而胡安则完全没有被提及。1423年,当时的纳瓦拉国王卡洛斯三世(Carlos III el Noble)——也就是布兰卡的父亲,专门为他的这个宝贝外孙卡洛斯设立了一个“比亚纳亲王”(Príncipe de Viana)的头衔,作为纳瓦拉王位继承人的身份象征,同时也是为了提醒那位“外国女婿”胡安,除了与女儿共享权利之外,继承这事儿就别想了。又过了两年,卡洛斯三世去世,布兰卡正式成为了纳瓦拉的布兰卡一世女王,而胡安也成为了纳瓦拉的共治国王[注]。

[注]:共治国王(rey consorte),指通过与女王的婚姻而与女王享有同样权利的女王配偶。与国王(rey)不同的是,这些权利并非其个人独有。在布兰卡与胡安的婚约中还曾约定,如果布兰卡先于胡安去世而两人没有子女,胡安“作为外国人”必须离开纳瓦拉。

卡洛斯在纳瓦拉的王宫中长大,在他的外公还在世的时候,他备受关照,从小就被按照未来的国王培养。非常良好且全面的教育让他不仅才华横溢、相貌英俊,而且文武双全,人们对他的描述都是极尽溢美之词,称他为“完美的王子”。1441年,56岁的布兰卡去世。遗嘱她在两年前就已经写好,但对于至关重要的纳瓦拉王位继承一事,布兰卡顾虑重重。尽管在当年的婚约中已有明确约定,布兰卡去世时如有子女,有关纳瓦拉王国的权利都应移交给她的子女,而她也已经在遗嘱中清楚地表明了要将领地转予卡洛斯的意愿,但后来,也许是出于对丈夫的了解,又或者是出于对儿子处境的担忧,思来想去,她总是隐隐觉得直接剥夺丈夫的王位恐怕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于是又在最后追加了一大段话——而正是最后这段语气极其委婉,又有些模棱两可的话,在后来成为了父子争执的焦点。因为布兰卡最终还是选择了让胡安自己来决定是否放弃国王头衔——要是他愿意主动放弃那就好了!可惜胡安当然不会这么想,妻子在遗嘱的结尾补充的那段话,在后来反倒成为了他不仅不放弃国王头衔,还要理直气壮地“转正”成为真国王的凭据。不过当时他还脱不开身,因为那时他正被卷入卡斯蒂利亚内战(Guerra civil castellana de 1437-1445),因此他先与卡洛斯做了简单的交接,在没有放弃国王头衔的情况下任命卡洛斯为王国代理总督[注],之后便继续投身卡斯蒂利亚的战场。

[注]:王国代理总督(Lugarteniente general del reino),字面意思即王国的总代理人,或称摄政者。在以前通常是王位的继承人(王储)或者王后,在国王不在国内的时候作为他的代理人,行使相应职权。一旦国王返回,其职务便自动终止。Lugarteniente general一职后来的含义开始发生细微变化,在加泰罗尼亚地区则转变成为“Virrey”,即一般意义上的“总督”。

在这幅画里,瓦伦西亚诗人Ausiàs March正在为比亚纳亲王朗读他的抒情诗。出生于贵族家庭的March既是诗人也是骑士,曾跟随阿拉贡国王阿方索五世完成地中海远征,但自从27岁时起就再没有离开过他的故土——甘地亚(Gandía) 和瓦伦西亚(Valencia)。卡洛斯的父亲胡安曾于1433年得到甘地亚公爵(Duque de Gandía)的爵位,并于1439年转让给卡洛斯。在卡洛斯的大力支持下,March得以专注于他的诗歌创作。

于是,卡洛斯度过了生命中最快乐的几年短暂时光。胡安忙于战事,除了来要钱,几乎没来打扰过他;他掌管国家的一切事务,只是不能自称国王——出于对父亲的尊重,他做出妥协,但这绝不是屈服——他认为这些都是他本应拥有的,而不是靠父亲给他的。

在卡斯蒂利亚内战的间歇期,为了结盟,胡安又与卡斯蒂利亚一位大将的女儿胡安娜·恩里克斯(Juana Enríquez)订了婚。从卡斯蒂利亚的战场惨败后,胡安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回到纳瓦拉,继续扮演起纳瓦拉国王的角色,大摇大摆地在奥利特(Olite)建立起了他的宫廷,并且任命了一群自己的亲信——而这些人恰恰是卡洛斯身边的人的死对头。

纳瓦拉当时存在两大对立的、势力强大的贵族帮派,以贝奥蒙特(Beaumont)家族为首的帮派控制着纳瓦拉北部的山区,那里的巴斯克人认为他们是这个古老王国的原住民和主人;以阿格拉蒙特(Agramont)家族为首的帮派则控制着南部平原,那片地区以前曾是穆斯林统制下的领地,后来才被并入纳瓦拉王国。胡安与阿格拉蒙特帮派结盟,而贝奥蒙特帮派则力挺卡洛斯。由于两个人都不愿意放弃王位和权利,纳瓦拉陷入了长达13年的内战(1451-1464)。

内战的第一场战役于1451年10月在艾瓦尔(Aibar)打响,卡洛斯不幸输了,连同他的最高指挥官路易斯·德·贝奥蒙特(Luis de Beaumont)一起被关押了起来。另一边,胡安娜·恩里克斯此时正怀着身孕,她离开纳瓦拉来到了阿拉贡的边境小镇索斯(Sos),次年3月在那里产下一名男婴,起名费尔南多(Fernando)。于是,胡安有了第二个儿子。卡洛斯一直被囚禁到1453年的5月,在与胡安达成一份协议之后才重获自由。不过,他仍然没有放弃争夺那些本应属于自己的权利。他试图向法国国王求援,结果却碰了壁;后来他只能前往那不勒斯投靠他的伯父,也就是阿拉贡国王阿方索五世。与生父的冷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伯父——不愧是被称作“宽宏大量者”(el Magnánimo)的国王——非常同情他,支持他的长子权和继承权,并积极从中调停,不仅让弟弟胡安同意和解,甚至还让向来水火不容的贝奥蒙特帮派和阿格拉蒙特帮派达成了六个月的休战。阿方索充满人文气息的宫廷让博学的卡洛斯如鱼得水,在那不勒斯停留的短暂期间,他还翻译了一本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从莱昂纳多·布鲁尼的拉丁语译本译至卡斯蒂利亚语,因为他那时还不懂希腊语)并以此献给他的伯父。

就在大家都等待着阿方索的最终裁决的时候,1458年的6月27日那天,阿方索死了!这对于卡洛斯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对于胡安来说则似乎是一个新的机遇。阿方索与正室经历了几十年有名无实的婚姻,没有诞下后代,倒是和他的意大利情人生了好几个孩子。在将那不勒斯王国(Reino de Nápoles)的王位留给私生子费尔南多之后,阿拉贡的王位落到了弟弟胡安手中。胡安现在是阿拉贡国王了!继位之后不久,出于对卡洛斯公然与自己对抗的不满,胡安宣布将白山公爵(Duque de Montblanc)这个象征阿拉贡王储身份的头衔授予他的小儿子费尔南多,这意味着他——国王在第二段婚姻中的长子,而不是国王真正的长子[注]——成为了阿拉贡未来的继承人。

[注]:“长子”(Primogénito)身份也是后来争夺的关键之一。在这里“长子”的含义与“长子权”(Primogenitura)联系在一起,指第一个出生的合法的男性子嗣拥有或优先拥有王位继承权。通常国王去世后,王位将由长子(此处不包括私生子)继承;只有当长子死亡时没有继承人或者没有合法继承人,才会由其弟继位(例如阿方索五世的情况)。

卡洛斯是西班牙历史上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博才多学,能文能武,却始终斗不过他的父亲;他的支持者们称他为纳瓦拉国王卡洛斯四世,然而他却从未能成为纳瓦拉真正的国王。这幅画描绘的是阿方索五世去世后,卡洛斯离开那不勒斯来到西西里,在墨西拿附近的一座修道院的图书馆里独自读书的忧郁场景。

1460年的上半年,这对父子看似达成了新的和解。他们新签订了协议(尽管新协议让卡洛斯的处境更糟了),卡洛斯也来到了巴塞罗那。他在巴塞罗那所受到的欢迎把胡安吓了一跳,不得不再次与他约谈,并且让新王后胡安娜·恩里克斯以及小儿子费尔南多,还有之前的两个私生子一起陪同他返回巴塞罗那,好提醒大家谁才是这里的主人。由于卡洛斯的长子权始终没有得到承认(胡安甚至禁止他使用“长子”称呼自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ghscj.com/,那不勒斯他不得不转向卡斯蒂利亚寻求盟友。其实在此之前,与胡安为敌的卡斯蒂利亚王室一方就已经嗅到了这对父子不和带来的进攻良机,多次插手纳瓦拉内战,而正是这一点在后来引发了胡安的勃然大怒——他的儿子,居然勾结了他最坏的敌人,他交战了二十余年的死对头,来和自己作对!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几个月后,胡安在莱里达召开加泰罗尼亚议会(Las Cortes Catalanas),他将卡洛斯也叫去,好安排他与葡萄牙公主的婚姻。此前他已从告密者口中得知卡斯蒂利亚国王恩里克四世(Enrique IV de Castilla)想要与卡洛斯签订与妹妹伊莎贝尔(Isabel)的婚约,所以他试图破坏这场联姻;结果,更糟糕的消息传到了他耳中:卡洛斯在从巴塞罗那赶往莱里达的途中还在不断与恩里克四世的信使接触,恩里克从中挑拨,向他吹耳边风说他的父亲偏向的是他的弟弟费尔南多,并发出结盟的暗示。而胡安娜·恩里克斯也不失时机地火上浇油,向国王出示了两份号称是卡洛斯写的涉嫌有罪的信件,以此为由恳求丈夫将其监禁起来。虽然那时胡安因为严重的白内障几乎全盲,根本分辨不出信的真假,但胡安娜·恩里克斯在关键时刻插的这一脚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1460年12月2日,卡洛斯又一次被父亲无情地关进监狱。

西班牙广场的的那幅瓷砖画的原作——《囚禁比亚纳亲王》,由Emilio Sala Francés绘制于1871年,目前保存于马拉加博物馆,未展出。

卡洛斯的再次被拘重燃了纳瓦拉内战的战火,并同时引发了1460-1461年的加泰罗尼亚革命(La revolución catalana de 1460-1461)。胡安万万没想到,他以为只是“家务事”的惩罚行为竟然会在加泰罗尼亚引起轩然大波。一直对国王不满的加泰罗尼亚寡头们利用这次机会与国王直面对抗,议会和加泰罗尼亚总委员会(Diputación del General,或称Generalidad de Catalu a,即现在的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的前身)都站在卡洛斯这一边。议会成员聚集在莱里达声讨国王的“违法行为”,国王则回应称要解散议会。面对威胁,12月5日议会赶在被解散前紧急成立了一个委员会继续跟进此事,随后被加泰罗尼亚总委员会接管;三天后,位于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总委员会驻地就组建了一个27人的所谓“(加泰罗尼亚)公国代表委员会”(Consell del Principat)来处理这一事件,尽管这样的一个机构可以说是前所未闻。起先胡安还对这些自大的加泰罗尼亚人的举动不以为然,照样过了他的圣诞节;但随后,开始募兵的消息让他有点慌了,不得不紧急将卡洛斯王子转移到加泰罗尼亚以外的地方关押。总委员会于1461年的1月17日向国王发出最后通牒,国王在人身安全应受保护的议会举办地抓人的行为被认为是违反了加泰罗尼亚宪法;两周后又追加了一条罪名——国王不承认卡洛斯为其长子的行为违反了阿拉贡联合王国继承法。2月7日,总委员会宣布卡洛斯为国王长子,并且组建了一支军队准备与国王较量。三天后,由国王任命的加泰罗尼亚地方长官(gobernador general de Catalu a)在维拉弗兰卡(Vilafranca del Penedès)被捕,这一幕被民众戏称为“耗子抓了猫”。2月19日,加泰罗尼亚总委员会宣称自己为加泰罗尼亚的最高权力机构,所有的王室官员都必须服从他们。2月23日(有的资料说是25日),国王在重重威胁下,释放了卡洛斯。

加泰罗尼亚议会(Las Cortes Catalanas)成立于13世纪,由国王召集和主持,召开的城市不固定。议会成员由三部分组成:教会的神职人员、军人(包括贵族代表),以及王室领地或城镇的代表。在议会上达成的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国王无权推翻。加泰罗尼亚总委员会(Generalidad de Catalu a)则是由加泰罗尼亚议会设立的常驻代表委员会。议会一直延续到18世纪,直至波旁家族取得了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的胜利后被菲利佩五世(Felipe V)解散。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及其它自由权利也一并被剥夺。

3月12日,卡洛斯胜利返回巴塞罗那。这一幕几乎被神化,人们以盛大的仪式迎接他,“不是把他看作一个人,而是当作一个象征”( no como un hombre, sino como un símbolo )。与此同时,在纳瓦拉,贝奥蒙特帮派发动了新的起义,一支卡斯蒂利亚军队则从拉里奥哈(La Rioja)发出威胁。胡安不得不立刻从萨拉戈萨(Zaragoza)奔赴桑圭萨(Sangüesa)去救火,留下胡安娜·恩里克斯代表他去和加泰罗尼亚的反叛者们讨价还价。谈判历时两个多月,最后于6月21日,还是在上次加泰罗尼亚地方长官被捕的维拉弗兰卡,王后作为国王的代表,与加泰罗尼亚总委员会派出的代表签下协议,称《维拉弗兰卡协议》或《维拉弗兰卡投降条约》(Capitulación de Vilafranca)。王室不得不接受对方提出的各种霸王条款,包括罢免所有在加泰罗尼亚的由国王胡安任命的王室当局、革去之前被抓的加泰罗尼亚地方长官的职务等。此外还加了一条规定:国王没有他们的允许不得进入加泰罗尼亚。

根据《维拉弗兰卡协议》,卡洛斯将成为加泰罗尼亚总督(Lugarteniente General de Catalu a)。协议签订后仅三天,盛大隆重的就职典礼就在巴塞罗那大教堂中举行了。7月31日,卡洛斯的“长子权”被加泰罗尼亚的机构承认(并没有通过合法程序)。

回到现实中,卡洛斯明白了自己真的“只是一个象征”——作为总督,他手中的实权少得可怜;并且,“没有被看作一个人”——他不过是又一次沦为了被父亲的对手利用的工具。而且,留在加泰罗尼亚,对于他二十年以来为了争取纳瓦拉的王位而付出的努力没有任何帮助。只是相对来说,现在的处境至少比几个月前被父亲关押要好多了。但即便是这样的好日子也没有持续太久,命运便再次发生了转折:就在这一年的9月23日,出任总督还没满3个月,卡洛斯年仅40岁的生命在巴塞罗那戛然而止。

卡洛斯的死在后来曾被怀疑是王后指使投毒,不过那也是出于后来的形势下的流言。他真正的死因可能是已经让他饱受多年折磨的肺结核,尽管这或是直接、或是间接的,也是由于他的父亲造成的。在为了争取自己的权利而辗转那不勒斯、西西里和马略卡期间他就已经感受到不适,而胡安最后一次下令囚禁他的时候恰是一年之中最冷的几个月,他被关押在城堡阴冷且潮湿的牢房里,卫生状况和饮食都十分糟糕,而且胡安连一件可以御寒的大衣都没有给他。所有这些都加重了他的病情,让他离死神越来越近,直到被它带走。

加泰罗尼亚人还没有从卡洛斯突然身亡所带来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胡安娜·恩里克斯就已经带着小儿子费尔南多启程出发了——他们要来接替卡洛斯的位置。之前在签订《维拉弗兰卡协议》时双方约定,卡洛斯去世后,加泰罗尼亚总督一职将移交给费尔南多王子,但总委员会哪里料得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由于费尔南多当时只有9岁,根本无力参政,所以胡安娜·恩里克斯将以其监护人的名义成为实际的掌权者——这距离对国王发出加泰罗尼亚禁入令仅仅过去了6个月的时间。在附近的修道院里呆了一周后,母子二人终于在11月21日被允许进入了巴塞罗那。次日王后便来到加泰罗尼亚总委员会的驻地要求兑现《维拉弗兰卡协议》中的约定,并同时向加泰罗尼亚当局要求允许国王进入公国的许可,但未被满足。以此为由,加上当时巴塞罗那的社会分裂成两派,王室与保皇派一起(后者主要由地位较低的商贩、手工业者,及自由农等组成。胡安以前曾给予过这些关注和支持,引发了上层阶级的不满。而1460-1461年的革命胜利仅仅满足了强者的利益,对于弱者来说则没有任何帮助,甚至处境更糟了),共同对抗手握大权的贵族和城市寡头们,开启了耗时十年的加泰罗尼亚内战(Guerra civil catalana, 1462-1472)。

与卡洛斯一样成为这场家庭内斗的牺牲品的,还有他的妹妹布兰卡。她也是布兰卡女王所生的孩子,并且是卡洛斯坚定的支持者。卡洛斯去世后,纳瓦拉内战还在继续,布兰卡被推举为纳瓦拉女王,称布兰卡二世(Blanca II de Navarra)。他们的另一个妹妹和妹夫同样渴望纳瓦拉的王位,看清形势的他们心照不宣地与胡安站在了一起。布兰卡先是被父亲囚禁,后来又被移交给妹妹和妹夫;最后,布兰卡在第二次被监禁期间疑似被下毒,与卡洛斯一样在40岁时去世。此时距离她哥哥的死亡仅仅过去了不到三年。

至于那个倍受胡安宠爱的小儿子费尔南多,大家其实非常熟悉了,他就是后来与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尔一世并称“天主教双王”(Los Reyes Católicos)的阿拉贡国王费尔南多二世(Fernado II de Aragón)。常年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造就了他的精明、勇敢和野心。在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阿拉贡王国,以及通过与(差点和卡洛斯签下婚约的)伊莎贝尔的联姻得到了卡斯蒂利亚的共治权之后,他甚至还联合并利用了当年父亲的两大敌人——卡斯蒂利亚和贝奥蒙特帮派,去征服和吞并了纳瓦拉——那个原本应该属于他哥哥卡洛斯的王国。

位于巴塞罗那市中心哥特区的加泰罗尼亚政府宫(Palau de la Generalitat de Catalunya)是现在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的所在地,这里也是1460年12月8日,因卡洛斯被囚而组建“代表加泰罗尼亚公国的委员会”(Consell representant lo Principat de Catalunya)的地方。尽管面朝广场的正立面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样式的(包含4根来自公元2世纪的多立克柱子),但是整个建筑群中最古老的部分还是哥特式的,其中还包括一个献给加泰罗尼亚的主保圣人圣乔治的小礼拜堂。它也是现今欧洲为数不多的有着中世纪起源并仍用作原有用途的政府建筑。

加泰罗尼亚议会成立于1283年(其前身的历史还可以追溯到更早),加泰罗尼亚政府宫当年便是作为议会的常驻代表委员会的驻地而修建。菲利佩五世统治时期,议会随着自治权的剥夺一并被解散。之后虽曾经历过恢复,但在佛朗哥独裁统治时期又一次被废除。1977年,佛朗哥去世后两年,流亡的前自治政府主席Josep Tarradellas回到巴塞罗那,站在加泰罗尼亚政府宫正门上方的阳台上,圣乔治的雕像前,说出了那句著名的Catalans, ja sóc aquí!(加泰罗尼亚人民,我回来了!)

著名的新哥特式的主教桥(Pont del Bisbe)连接了加泰罗尼亚政府宫与对面的教士之家(Cases dels Canonges)。这座在哥特区显得毫无违和感的廊桥其实是为1929年的巴塞罗那世界博览会而建造的,于前一年完工。建筑师Joan Rubió i Bellver原本想打造一个“纯哥特”的哥特区,这意味着很多非哥特式的建筑将要被拆除,由新哥特式建筑(也就是仿照哥特样式建造的建筑)取代。幸好政府没有通过他的提案,只批准他建造了这座桥。廊桥底部的一块拱顶石上雕刻有一个被匕首或者说是短剑刺穿的骷髅,关于它有各种传说,您也可以现编一个出来。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